望食冰凌

长期停更/想点文的直接私信
a团团粉蓝担
最近很吃天然组/智右其实都吃
头像by@忘年夜
沉迷少女漫乙女漫和我岚朋友

【残陆】用嘴杀人

很污的标题,很正经的脑洞吧
和 @迷.Number.7 一起写的
可以猜下哪些是谁写的
无奖竞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在b国有有许多有名气杀手,其中有两个独立人特别出名,一个叫陆夫人,另一个叫残月。这两个人之所以那么有名气来源他们杀人方式的独特性,据说都是用嘴杀人。虽都是用嘴吧,但是技能还是不一样的,陆夫人的叫FLAG,残月的叫声控。
        陆夫人和残月还有个不同就是,夫人在杀手界朋友特多,而且处于天天接活工作的状态也好联系;然而残月早年也还算在外面接接活,但是后来嫌热就说了句等天凉了再接,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就搬去了赤道,当起了失踪人口,这还不是最过分的,近期残月又开始复工了,但是把各种能联系到他的渠道给封了,除了当年的熟人完全每人联系的到他。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样的两个人其实早年是见过的,在一次小竞赛中。
        那时两人还都只是不太出名的新晋杀手。陆夫人应邀去了杀手的聚集地——一间地下酒吧,他坐在酒吧的吧台点了一杯血腥玛丽,鲜红的颜色衬着人过肩的紫色长发,在灯光的作用下一对碧绿色的眸子迷离而诱惑,不少人不动声色地勾起嘴角想将这个新人收入囊下,或者说,带上床。
美丽的东西谁都会喜欢,所以残月会出现在他面前也就不奇怪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一个人?”
        陆夫人抬头看着眼前笑盈盈的银灰色头发的男人,也弯唇露出一个微笑:“你不是来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撩人不成反被撩。残月挑了挑眉拉开座位坐到他身边:“来参加这次的竞技赛?”
        陆夫人应了一声,没多说,自顾自地喝酒。
        本来想点威士忌的,东北人喝什么血腥玛丽,我还开膛手杰克呢。陆夫人心里苦但陆夫人不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祈祷不要对上我吧,你会输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陆夫人放下酒杯,红色的液体沾了一些在他的唇上显得格外好看:“是吗?真巧,我也这么觉得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见没反驳自己的人,残月愣了一下,然后就见眼前的人又对他笑了一下,说了什么,起身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……这就有些尴尬了。残月喝着自己端过来的苦艾酒,那句恢复了本声的“还有,我是男的”还回荡在耳边,久久不能离去。

—tbc—

评论(2)
热度(3)

© 望食冰凌 | Powered by LOFTER